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魔里来,妖里走 第132章 雾海来客

作者:咬舌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颠簸了大半天,总算到了千金域的金汤城,李悠已经累得睡了过去。

    倒不是说他一个修行者体力怎么这么差,只是,后半截路上实在是无话可说,无聊到极点,就算陆鹿姑娘美色当前,那也只是一副禁止触碰的美妙画卷而已,看久了照样会腻。

    李悠睡得正舒服不肯被吵醒,陆鹿也只能一个布云法术唤出云被托着李悠进了客房,安置到床上,这期间倒是没发生妹子抱着汉子进屋、路上太重跌倒被汉子压住吃豆腐之类的情况。

    离开客房之前,陆鹿还特地做出关切的样子,又是落下窗帘,又是轻轻掩上门,临走时好像对周围的鸟叫声十分不满,皱着眉头似乎怕吵到李悠,又转身在李悠的客房外布下了隔绝打扰的阵法,这才满意地离开。

    “嘿,一个影后级别的妹子,闻弦而知雅意,配合得滴水不漏,洛焰这厮还真是有个不错的副手啊。啧,令人羡慕让人不爽。”

    床上,李悠一个翻身,双手抱在脑后,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着。

    他放开自己的精神,发现陆鹿布下的看似隔音防打扰的阵法,其实是个能隔绝多种常见查探方式的高级阵法,便放下心来,掀起衣服,从里面取出那个香囊,正要打开,突然放到鼻子前嗅了嗅。

    “嗯,不错,这个世界的修行女子经过伐毛洗髓,倒是真有体香这种东西,不像咱地球老家,妹子们身上的香气不是来自香水就是来自洗衣液。”

    才刚在心里赞叹完,转念一想,这么说的话,汉子们的体香应该也不差,顿时一阵恶寒。

    他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将注意力转向眼前的香囊,轻轻拆开,伸出两根手指,从里面夹出一张字条。

    “没想到堂堂天道阁的骄子,被逼到用这么原始的传信方式来躲避监视。不过他也是避开了这个世界修行者的惯性思维,倒是行之有效的思路,就像雾霾防激光、海带缠潜艇一样简单粗暴。这时候应该说‘真不愧是我的对手啊’这样的话吗?”

    展开纸条,上面只有两个字“雾”、“海”,翻到背面,却是个《荡魔志》游戏里的图标。这个图标相当简单,简单到可以一笔画出来,当然这样画出来的结果是,除非你对荡魔志非常熟悉,不然根本看不出这是个什么鬼。

    李悠记得,这个图标貌似用在一个技能上,那个技能名字……

    “挟持,控制对方偏将以下的角色,通常用于渗透后方刺探或破坏。”

    所以这家伙是被迷雾海的来客给挟持了?想借他的皮囊权限去做些什么坏事?所以才向我求助?

    李悠毫无责任感地随便推断完毕,草草得出结论,就把纸条丢在一边。

    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络方式和行动提示,看来只是告诉我,见面后不要被迷惑,剩下的就是见机行事了。既然如此,那不如多睡一会儿,养足精神,也好以不变应万变。

    这么想着,李悠伸手把纸条握在手心,一缕青烟升起,纸条已经连灰都不剩。

    而他自己,已经再次梦乡。

    第二天,交流会如期举行。

    一番寒暄客套后,李悠果然发现洛焰的不对劲。

ldsports平台     “居然没有挑衅搞事,居然没有冷嘲热讽,居然没有傲娇暴娇,这一副娇羞无限好像见到阔别已久的好基友的比利王笑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丫的就算想表现出一点异样让旁人警觉也不用做到这个份上吧!而且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吹箫了?腰间挂个玉箫你以为你就是韩湘……等等!”

    李悠心里一顿吐槽后突然一怔,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洛焰的着装。

    因为跟危三叹相交莫逆,他对乐器礼仪方面也有一定的了解。在这个世界的人类社会里,着装与携带乐器的搭配是有严格规范的。比如,佩戴长箫须着对应颜色的长袍,腰带和流苏也有一定的搭配要求,佩戴短笛则着轻衫便服,至于背上负琴、怀抱琵琶什么的,也各有其着装要求。

    而眼前的洛焰,虽然佩戴了长箫,但着装方面,是怎样跟长箫不搭就怎样来,简直赤裸裸地在传达一个信息——

    “老子身上这个箫不正常啊!”

    李悠心中顿时敞亮。

    他顺着洛焰的热情,一个熊抱上去,然后就是比利王的纠缠与磨蹭,洛焰除了开始那一刹那面色僵了一僵,后面却也表现出非常的热情,两人♂哲学的样子,看得周围的贵人骄子们直起鸡皮疙瘩。

    付出这么大的牺牲,李悠自然不可能没有收获。

    在拥抱时,他有意无意地瞥了那长箫两眼,虽然怕引起注意不敢放出精神探查,但他凭着最近跟那群从魔族秘密基地救出的半妖小孩的相处感觉,已经可以确定,这个长箫,是个如假包换的妖族!

    雾海中的神秘种族,数百年未曾出现的妖类,刚一露面,就有这样充满敌意的行动了?

    李悠心里一寒,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松开了洛焰,笑着说了声抱歉,就往后院走去。

    修行者虽然可以辟谷,但享用美食,总不能跟貔貅一样有进无出,他要去方便,也没人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

    走到偏僻无人之处,李悠四处探查一番,见确实没被监视,伸手在假山上像挖豆腐般掏出一个大洞,闪身钻了进去。待他完全后,假山又恢复如初,好像从未出现过。

    “青鲤教的这些魔族研发的小技巧,果然好用得很。”李悠看着假山里一间房大小的临时空间,满意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盘膝坐下,闭目冥想。

    不一会儿,从他身上,慢慢脱离出一个一模一样盘膝端坐的李悠,只是,这个李悠脸上,带着略有点轻佻的笑容。

    “喂,又把我分出来做什么?我都说了让我长眠了啊,做人好累的好不好。”分身李悠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满脸欠揍的样子抱怨着。

    “好啦,你是当今世上少有的不会被人认出来是分身的不二存在,我需要你帮忙不是很正常吗?”本体李悠一个恭维甩过去。

    分身果然很受用:“行吧,有什么事你去做吧,这边的情况我从记忆里知道了,放心吧,我来应付,保证一点侧漏都不会有。”

    李悠点点头:“嗯,行,那就交给你了,给我拖上一天,主要是把洛焰拖在公众场合,让那个妖族没机会做什么事情。森罗翼我带走了,这就赶路回临水域,把小镜和小锁接过来,这一次,要那两个孩子帮帮我了。”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