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七章暗中的行动

作者:技术人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厦最顶层的办公室内,深色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一点光也透不进来,只有办公桌上一盏稍暗的台灯亮着。

    一道身影坐在办公椅上,白皙瘦削的手腕在黑暗中也引人注意,他的桌前放着一张资料。

    “林音,十六岁,中考前长相普通,中考后的两个月内迅速变化…”

    资料上的蓝底一寸照上面,是个******,留着短发,长相平凡甚至丑陋的女生,而在照片的边上姓名那一栏,写着林音的名字。

    “又是一个…得到了金手指的垃圾吗?”男人的苍白而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又一下的轻敲桌面,声音冷漠又不屑,透着些失望。

    “这些所谓的金手指,难道只会被失败者得到吗?”想起曾经遇到过的得到金手指的存在,以及现在这个资料上的少女,霍淮安忍不住皱眉。

乐动提现     之前得到金手指的人,大部分男性都是生活中平平无奇甚至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的人物,一朝得到金手指之后性格立马由自卑变为自负敏感,仇富仇帅,总之就是仇视着所有生而优秀的存在,时不时的上演一波打脸剧情,而获得金手指的女性也差不多,长相成绩家世不尽人意,得到金手指后颜值爆表,化身智慧女神的代言人,引来一众优秀男性的爱慕追求,与许多女性的羡慕嫉妒恨。

    林音这种倒也不算出格,只不过利用周围人的爱意,将自己变得更优秀,肆意的糟蹋别人的心意,实在是太过恶劣。

    然而霍淮安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只不过林音选错了目标而已,他的弟弟,可不是用来给别人做踏脚石的。

    想到这里,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

    霍然此时却已经回到了学校边的家里,一进家门,便迫不及待的脱掉衣服冲进了浴室,将水开到最大,任由水流冲刷着自己的身体,用洗面奶,一遍又一遍的洗着脸,洗到泛红冒出血点才停下动作。

    他关了水,裹上浴巾站到了浴室的镜子前,看着镜子里头发湿漉漉滴着水,眼神阴郁表情森冷的少年,摸着自己泛红的一边脸,勾起唇笑了,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

    他问自己。

    “疼吗?”

    当然是疼的,但是更多的还是兴奋,光是想一想都觉得很有趣的存在,除了小时候遇到过一次,就再也没碰上了。

    “这次,可不会那么简单结束了。”

    镜子中的少年眼神不再森冷,却带上了更为可怖的孤注一掷的偏执疯狂。

    …

    林音蹦蹦跳跳的轻快脚步,在靠近家门不过百米的距离便渐渐的沉重起来,看着近在咫尺的小木门,她吸了口气,推门而入。

    狭小的空间里摆放着小小的破旧木桌,因为时间的原因都褪了色,原本的白墙也早已变得晦暗发黄,脚下踩着的地面还有一个个凹凸不平的坑洼。

    “回来了,快来吃饭吧。”面色蜡黄,长相普通的瘦弱女人笑着招呼。

    林音看着她,心里一阵发酸。

    从小到大,她的童年晦暗不堪,出轨离婚的父亲抛弃了她,平庸无能的母亲却辛辛苦苦的每日熬夜通宵赶工,将她带大,供她上学。

    这个看起来说五十几岁都不会有人怀疑的女人,如今也不过三十几岁罢了。

    别的家庭,三十几岁的女人,依然保养的犹如十七八岁的少女,那张白皙干净的脸和纤细柔软的双手,都是未曾干过重活,从未接触过油烟的人才能拥有的,她们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养尊处优的矜持,而她的母亲,却十几年如一日的过着犹如拾荒老人般的生活。

    她看着对方的身影,在心里默默发誓。

    “我一定会成为人上人,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几乎是急匆匆的吃完晚饭,林音便迫不及待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间小小的,却有着书架,书桌,和衣柜的房间。

    淡粉色的墙纸干干净净,淡粉色的小床上摆放着一只洗的褪色了的小小的维尼熊,简单而温馨。

    林音却没什么心情感动,因为这已经是再平淡不过的日常。

    她只是在心里呼喊着系统小精灵。

    “2333,出来。”

    一只雪白的红眼兔子出现在半空中。

    “快给我找找,附近还有没有什么可攻略的对象。”林音快速问道。

    雪白的兔子揪了揪自己的耳朵,晶莹的红色眼睛泪汪汪的。

    “可是…霍然是最优的目标啊,主人不想攻略他了吗?”兔子的声音听起来都快哭了。

    林音烦躁的揉了一把对方。

    “不,只是霍然的进度太慢了,我可不想吊死在一棵树上,像玩游戏一样发展几条支线,不是很正常吗。”她语气无波的说道。

    “可是……”同时攻略复数目标,很容易失败的啊…

    2333刚想说出口,晶莹的红瞳中流转的光一滞,变成无机制的冰冷。

    “主人说得对,2333这就为你搜索合格的攻略目标。”小白兔模样的精灵用着没有起伏的机械音道。

    少女却没有察觉到丝毫不对,只是忐忑而兴奋的等待着。

    在她的想法里,2333怎么说也是个系统精灵,怎么会出事情呢?

    她现在只想要找到更多的可攻略对象,高分的最好,这样才能让她在最短的时间里优秀起来。

    白炽灯下,少女的表情透着青白,看起来阴森恐怖。

    …

    “实验体…摧毁……”

    “代号…”

    “开始投放最新实验体…”

    纯白的房间除了一面巨大的显示屏外空无一物,显示屏上一句又一句不明意义的代码滚动,最终定格在一个位置。

    霍然又做梦了,与上次课堂上做的梦差不多的背景,故事却截然不同。

    这次的梦里,他没有来洛河,而是去了一所普通的学校。

    梦里的霍然性格与他一样,甚至更为极端,嚣张跋扈,肆无忌惮。

    在校长面前抽着烟,带着小弟翻墙去打群架,对女人也一视同仁。

    然后在一次次打群架的时候,他和小弟被对面的人给坑了,霍然十来个人和对面六十多个带着匕首和钢管的人搏斗,最终的警车的到来阻止了事件继续发生,被捅了几刀的霍然让小弟分开跑路,自己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倒在了一个偏僻小巷,遇上了一个…纯白善良的少女。

    少女将他带回了家,给他处理伤口,给他喂药。

    少年少女对彼此互相心动…

    “个鬼啊!!我才不会这么智障好吗!!现在已经不流行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了啊!!”在梦中保留了自己意识的霍然崩溃了。

    “打扰了,家境贫寒,告辞。”

    霍然生无可恋放弃挣扎。

    直到他看到了后面的剧情。

    他大哥,扮演了一个恶毒婆婆的角色,拿出一千万的支票,轻飘飘的扔到少女面前。

    “一千万,离开我弟弟。”

    霍然伸手将自己飘出口的灵魂揪了回来。

    “不!把我理智冷静的大哥还我啊啊啊啊啊!”

    少女从一开始的“不,您别这样,我爱的是他的人。”到“我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了。”

    从那双泪眼汪汪的眼睛里可以看出,她的内心十分痛苦,她是如此的深爱着她的少年啊。

    “…我想吐一会儿。”霍然面无表情打了个嗝。

    少女离开了,少年大受打击,郁郁寡欢。

    恶毒大哥用毒舌的话语嘲讽他,他深深的恨上了自己大哥,在恨意的推动下,他变得渴望权利。

    “住手!大哥才不会那么对我!魔改的也太过分了吧!”霍然看着梦里的人,顶着和自家大哥一模一样的斯文禽兽脸,毒舌又狠辣的开口骂他,终于忍不住出声骂了句脏话。

    这座愤怒,到看到梦里的自己成功干掉大哥上位之后更是到了顶峰。

    “然而我只想做个咸鱼,什么事都有我哥撑着,我不是只要吃喝玩乐就好了嘛,多完美的生活。”

    哦,在他得到权利之后,当年的少女也回了国,跟着一个俊美的男人。

    而那个男人…

    “!!!周凉礼怎么回事啊你!!!”

    看着对少女嘘寒问暖的男人,霍然内心…

    &糟了,我的二哥眼睛好像瞎了&

    #拿什么拯救你,我愚蠢的哥哥#

    #哦对了,我也是个瞎子#

    #八一八那对瞎子兄弟#

    #请把玄子牵来,教教我们做人吧#

    梦境还在继续,周凉礼对于霍然十分不满,认为是他对不起可怜无辜的少女,兄弟两个自此成了仇人。

    少女…啊不,现在是女人,女人看着互相仇视的兄弟,泪眼婆娑。

    “别吵了,你们不是兄弟吗?呜呜呜。”

    然而没人听她的。

    周家与霍家正式开战。

    然而作为主角的霍然怎么可能会输。

    女人的内心还是深深的爱着她的初恋,于是,当她听见周槐北打算对付霍然的计划后,便立刻跟霍然打了小报告。

    霍然将计就计,成功在搞死了大哥之后把二哥也搞死了,顺利的将女人娶回家,两人恩爱一生……。

    从这样一个可怕的梦中醒来,霍然却笑了起来。

    和梦中抓狂吐槽的意识完全不同的情绪,是真真正正愉悦的笑。

    “傻逼三兄弟吗这是,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腹黑毒舌斯文禽兽霍淮安……”

    “风流浪荡唯爱一人周凉礼……”

    “噗哈哈哈哈哈哈对了,把我自己给忘了,心狠手辣醉心权势霍小然?”

    “不行了我要被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实真的太让人破灭了。”

    “真的,太有意思了。”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